Bilingual comparison
Please select the language you want to comparison:
The left language:    The right language:   

Tt.梅梗的母語為繁體中文,若文章有疑義,請以繁體中文為主。
Tt.Megan's native language is Chinese(Traditional), if the article has doubts, please treat Chinese(Taiwan) as correct.

2017年08月10日 (四) 00:00 日本旅行(1)-奈良-奈良公園與鹿

語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日本旅行(1) 奈良 奈良公園與鹿


  做為日本行遊記的第一回,前面還是交代了一下到達奈良公園前的一些事情,就......很多不算情報的廢話,關注奈良公園有些什麼東西的話,請直接跳到奈良公園這段,或者就把影片看一看就好(喂

  我與強者我朋友於台灣時間凌晨四點半,從台灣桃園國際機場起飛,於日本時間早上八點半到達日本關西機場,一下飛機,便即刻前往奈良公園......

  雖然是這麼想啦,但其實從離開關西機場前要辦的手續暴多暴久的,然後要到奈良公園,暴遠的...

離開機場

關西週遊券利用區域圖局部
(關西週遊券利用區域圖局部,紅線標示為從關西機場站到近鐵奈良站的路線。點圖可以別窗放大。 © スルッとKANSAI

  為了節約旅費,強者我朋友老早就算到這種長到噴的路途會貴到暴炸,所以早就規劃好強力的無限乘車卡,只要有這張卡,在指定期間和指定路線範圍內,就可以無限坐車,只要你願意,坐一整天一直坐一直坐偶爾站然後換車再坐又站這樣子在車箱中渡過幸福的一天,都完全不用錢啦!我們從關西機場站上車,首先要用的就是這張神奇的卡片!

關西週遊卡
(關西週遊卡三日券。 © スルッとKANSAI

  我們選擇了只需在大阪難波站轉一次車的路線,延途也很幸運的有座位可以坐,坐我身旁的日本大叔也讓我第一次見識到賭馬報紙長什麼樣子,幾十分鐘的車程,他延路就是非常專注的用鉛筆在報紙上畫來畫去,我偷看了一下,原來是把覺得沒勝算的馬劃掉,然後馬還真的是有夠多...

  大叔顯然是要去賽馬不是要去賽鹿,目的地不是奈良公園所以比我們早了幾站下車,然後換成一個戴耳機聽音樂的可愛美少女坐我旁邊,說是旁邊,其實她特別空了一個位置以上的距離啦,然後下一站又被一個西裝先生補上,好在之後過沒幾站我們就下車了,我真的沒有在期待什麼異國戀啦、進異國痴漢監獄之類的事。

  雖然內心是想省時間立刻直奔奈良公園,但其實在近鐵奈良站下車時,已經快要十一點了,或許你會覺得奇怪,我們怎麼不先去飯店,難道要帶著行禮逛公園,還是竟然沒有行禮要放,這是因為神機妙算我朋友,考慮到若是先回飯店又要坐車花時間,加上先回飯店的話,就代表要提早入住,那又是一筆錢,所以規劃直接在近鐵奈良站的寄物櫃中放行禮,依照櫃子大小不同費用從日幣五百到千餘元的都有,都是投幣式的,不過附近有換零錢機,但好像只能用日圓千鈔,所以最好先準備好,不過就算手上只有萬圓鈔,地下街也有很多店家可以買東西找開就是了。

離開車站往奈良公園途中

  行禮放完,在出站時還遇到了疑似畢業旅行的高中生大軍,雖然我很想拍照,但又怕太像痴漢,只好作罷,我們離開車站時,已經十一點多了,一離開車站地下道,眼前馬上就看到了奈良鹿的召喚。

近鐵奈良站
(近鐵奈良站其中一處出口外。)

  出口處的這位和尚雕像好像是個偉大的人物,但是因為念茲再茲都是可愛的小鹿與偉大的神社們,所以就沒有追究這位和尚時誰了,往奈良公園的路上,還有不少街頭藝人,當然還是因為念茲再茲都是可愛的小鹿與偉大的神社們,所以我們連正眼也沒有看他們一眼...其實有看啦,但是時間有限慾望無窮,實在沒辦法停下來看,就只能走過去匆匆一瞥。

  雖然我一直強調我們念茲再茲都是可愛的小鹿與偉大的神社們,但其實自我們上飛機前吃了點東西之後,已經快八小時沒吃東西了,考慮到稍後地獄行軍的可能性,我們還是決定先吃飯了。

  我隨便選了一間店就進去了,結果強者我朋友說這間是名店,但我還是沒能記住店名,因為我念茲再茲都是可愛的小鹿與偉大的神社們,所以只有學寫食記的人,先把食物拍下來,但其實我不記得我們吃的這個是什麼,所以也沒辦法推薦,我念茲再茲都是可愛的小鹿與偉大的神社們,根本就只是吃飽就好,唯一的印象只有,份量有夠多,怎麼挖都挖不完的吃飯鬼打牆體驗,總之關於吃的,還是請看專業的食記吧。

炸蝦咖哩
(強者我朋友點的炸蝦咖哩(應該)。)

豬排丼飯
(我點的豬排丼飯(應該),遭遇了怎麼挖都挖不完的吃飯鬼打牆。)

  附帶一提,這餐我們各自的費用都在1300日圓以下。

  這裡有點對不起強者我朋友,由於吃飯的地點我挑的過於隨便,使得我們偏離了原本預定的路線。

google規劃
(透過google地圖原本的路線規劃。點圖可以別窗放大。 Ⓧ非著作)

  原本是打算以東大寺為優先,經春日大社到奈良公園,然後回到近鐵奈良站坐車回飯店(姑且稱這個路線為「順行」)。但因為吃飯的位置偏移,考慮到距離,最後決定先走奈良公園(嚴格來說是春日大社的表參道,但其實區域重疊性很高,好像很難說出一個明確分界)然後經春日大社最後再到東大寺(姑且稱為逆行),但事後證明,官方對這一帶觀光路線的路標等等,似乎是採用順行設計,所以走逆行的話,除了較容易迷失方向,也很容易走重覆折返的路,所以建議來此旅行的人,為了節省時間,最好還是採用順行的方式逛。

路過興福寺

  興福寺是從近鐵奈良站出來前往春日大社、東大寺或奈良公園區域都一定會路過的景點,由於強者我朋友沒有特別提到,而我其實對旅行也實在是很不擅長,所以我剛開始還想說,東大寺怎麼和我想的不太一樣....

  興福寺是南都七大寺之一,以「古都奈良的文化財」的一部份登入世界遺產名錄之列。這座寺前身其實是西元669年(天智八年),藤原鎌足的妻子鏡大王(名字真霸氣),為了祈求丈夫病癒,在私宅院內建造的寺廟,經歷了一些事情後,隨著西元710年遷都奈良,它才移到現在這個地方,並且改名為興福寺。

  雖說就台灣的方面的知名度來說,春日大社遠高於興福寺,但在平安時代,執政實權雖然在春日大社之手,但卻由興福寺掌控春日大社。經過時代的演變,受各種政治宗教因素影響,時而興盛時而沒落,最終亦與春日大社分離,至今成為法相宗的大本山之一。

興福寺東金堂
(興福寺東金堂。)

  東金堂為日本國寶,最初建於西元726年,不過現在看到的東金堂是西元1915年重建的,建築風格上,仍保有奈良時代的味道。

興福寺五重塔
(興福寺的五重塔。)

  如果在之後預計介紹的「東寺五重塔」是日本境內最高的塔的話,那麼這座興福寺的五重塔就是日本最早的五重塔了,理論上是這樣啦......這座塔雖然最初由光明皇后建於西元730年,不過後來經歷了五次戰火,現在看到的塔,其實是重建於西元1426年(応永33年),為日本第二高的五重塔,內部供奉了諸多佛像,與此塔均為日本國寶。

興福寺南圓堂
(興福寺的南圓堂。)

  這座南圓堂每年僅在10月17日對外開放,建築本身為重要文化財,不過堂內供奉的諸多佛像則為國寶,南圓堂最初由藤原冬嗣建於西元813年,不過現在看到的則是重建於西元1789年。

燈籠
(興福寺附近名物店家門口的燈籠。)

  由於時間有限,興福寺並不在我們行程規劃之中,而且2017年有些館為了做抗震加強工程,變成不對外開放,所以其實就只是「路過」而已,但若時間充足,這裡似乎也有不少值得一看的地方。

興福寺官方網站(http://www.kohfukuji.com/)

奈良公園
  
  在經歷了一堆廢話之後,終於來到了本文的主題啦!

春日大社表參道
(一之鳥居。春日大社表參道起點。)

  由於我們是「逆行」的關係,所以是從表參道的起點進去的。

  在奈良公園及週遭區域通稱的「奈良鹿」是偶蹄目鹿科鹿屬日本鹿亞種,學名是Cervus nippon(按學名來看,似乎就是中文的「梅花鹿」,所以可能稱為梅花鹿日本亞種比較準確。),是日本指定的國家天然紀念物,影片中有一些關於鹿的來歷生態的介紹,這邊就不再贅述。至於像是牠們有四個胃、只有雄鹿會長角這些,應該大家都知道才對。

奈良鹿的夏毛與冬毛
(奈良鹿的夏毛與冬毛 © 一般財団法人奈良の鹿愛護会

  奈良鹿冬天的毛色與夏天的毛色不同,鹿角則是在每年四月左右開始快速生長,直至九月,然後在次年的三月左右脫落,由於我們是六月份到這邊,所以後面照片拍到的都是夏天的毛色,基本上如果希望能拍到好看的鹿毛與鹿角,挑選夏季是比較好的。

小心鹿攻擊的警告牌
(小心鹿攻擊的警告牌,最後一行其他語言沒翻譯的日文紅字意思是:「尤其需要注意帶著幼鹿的高齡成鹿。」。)

  在奈良公園及附近觀光區域裡,都能看到這種警告牌,網路上也能夠查到一些鹿的凶狠事蹟,不過也許因為夏季是鹿角快速生長的期間,鹿睪丸所生成的激素大部份都提供給鹿茸生長,因此未發情的雄鹿會比較溫馴的原故,我們實際在現場的感覺來說,這些鹿基本上都相當友善自在。直到九月以後,鹿茸才開始鈣化成角,此時激素才不再用於長鹿茸,或許這時候的鹿才會比較兇吧...。

奈良鹿
(樹蔭下休息的鹿群。)

  我們到達時是下午一點多,正值觀光客的高峰,雖然說區域內的鹿多達一千二百餘頭,但比起觀光客的人數,還是小巫見大巫啊!

奈良鹿
(優閒的小鹿。)

  一般來說,野生鹿的警戒心都很強,不過由於奈良鹿傳統上被神格化,現實上又受到政府法規禁止獵捕,受到人類的各方面保護,在我的觀察裡,與人類的關係差不多就像水牛與白鷺絲的關係那樣,別說不怕人了,一堆人類在附近走來走去,不時摸一把的這些事,似乎也不對他們造成壓力,大致上來說,休息中的鹿你怎麼摸牠們拍照什麼,牠們似乎也不怎麼在意,把你當空氣,不過年紀比較小的鹿就比較怕人,如果你的動作太大或往他們衝過去,牠們還是會嚇到,請不要幹這種事,在被成鹿圍毆之前,你可能會先被其他的觀光客圍毆。

奈良鹿
(奈良鹿。)

  鹿雖然會對手上有鹿餅的人積極討食,用頭頂或鼻子頂你,不過有時你手上就算沒有鹿餅而且背對著鹿,牠們也會頂你,這時你要把手攤開表示你沒有餅,牠們就會不再理你,真的是非常現實。

奈良鹿
(鹿群。)

  整體來說只要你是定點餵食,不要讓鹿覺得你會帶著鹿餅走掉,大部份的鹿都很有耐心,你可以一片一片慢慢拿,牠會等你拿好,甚至有人把餅放在嘴上咬著餵鹿,鹿還會很配合的等人咬好低下身才湊上來吃,不過基本上還是不要要給不給的逗弄牠們,這樣子基本上還是相當危險。

鹿餅(鹿せんぺい)

鹿餅
(鹿餅。)

  鹿餅的主要成分是米糠和麵粉,考慮到鹿的健康,沒有任何特殊的添加物,據說鹿餅吃起來就一點香味,沒什麼味道,並不好吃,由於沒有特別指定保存期限,人還是不要吃比較好,我自己也不想在旅行中提高拉肚子的風險,所以也沒有嘗試。

鹿餅攤販
(鹿餅攤販。)

  在這個充滿鹿的區域裡,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這種鹿餅攤販,似乎是奈良鹿愛護會的保育經費籌措手段之一,基本上就是公訂價日幣一百五十元,每個攤位都一樣。

鹿餅攤販
(鹿餅攤販與女學生。)

鹿餅
(直接放在外面的成堆鹿餅。)

  我並不是特別要拍女學生,單純是我也沒辦法叫他們滾開,絕對不是覺得女學生可愛,才讓他們入鏡,咳,總之呢,鹿餅攤販並沒有特別把鹿餅收起來,而是大喇喇的堆在桌上,但神奇的是,鹿完全不會去搶或偷這些攤販的鹿餅。

鹿餅攤販與鹿群
(鹿餅攤販與鹿群。)

  由於鹿群數量眾多看起來訓練過的可能性不高,推測應該是太過激進的鹿還是會被「處理」掉,於是就剩下守規則的鹿,傳承之後此處的鹿群們已經自然的建立了文化規則,至於拿在手上的餅,如果你沒有把包裝紙拆掉,或是把鹿餅放在塑膠帶裡包起來,一般也不太會被鹿討食,雖然可能也和季節不同有關,但基本上我們或附近的人都沒有遭遇到傳聞中的鹿的凶狠討食。

  有部份的鹿對鹿餅沒有興趣,似乎也不是已經吃飽,不過看起來就是比較喜歡吃草,這些鹿就比較瘦一點。

奈良鹿
(奈良鹿與獻燈,照片左側為子鹿公開活動說明牌。)

  基本上一頭鹿一天平均要吃上五公斤的草,相較之下幾公克的鹿餅吃再多要達到這個量也是滿有困難的,所以說,鹿的主食還是草,並不依賴觀光客的鹿餅餵食,區域內草的生產量似乎還足以支撐鹿群生存,鹿也為政府省下了大筆的除草費(據說是一年一百億日元)。

幼鹿公開傳單
(幼鹿公開傳單正面與反面 © 一般財団法人奈良の鹿愛護会

  在「鹿苑」似乎偶爾都會有這種和鹿有關的活動。

奈良公園
(奈良公園。)

  據說由於鹿會偷跑進廁所吃衛生紙,所以奈良公園的廁所都沒有衛生紙,不過實際走訪的廁所裡還是有衛生紙,但既然有這種「傳說」,走訪奈良公園時,身上還是帶一些衛生紙比較好。

  另外鹿多,鹿大便就多,不過不知道是氣候環境還是食物的原故,基本上就算不小心踩到鹿大便,也不太會黏在鞋子上,就它扁掉而已,不過重點就是不要想在草地上滾來滾去就是了,不然白衣服滾完變褐衣服。

奈良鹿的傳說與保護政策

  據說古代奈良有個與奈良鹿有關的「奈良の寝倒れ」(奈良的爆睡?)的故事廣為流傳,主旨大概是告訴大家不要偷懶,睡懶覺會付出代價,我個人是覺得這故事挺莫名奇妙的,事情怎麼會這樣處理咧?

建御雷
(安政2年(西元1855年)10月的印刷品,「多虧了地震,建設費用增加,工匠們為大賺錢而感到開心」的諷刺畫,鹿島神建御雷(日語:タケミカヅチ、日文漢字:武甕槌命)抑制造成地震的鯰魚 ⓪公眾領域)
  
  傳說千年以前,在春日大社創建之際,茨城縣的鹿島神宮的祭神建御雷神來到奈良,雖然他平常好像會用各種交通工具,但這時候他剛好就是騎鹿過來奈良,結果鹿就變春日大社的神使,受到敬愛與保護,殺死一頭鹿就會受到很嚴重的刑罰。

  假如家門前有鹿死掉的話,管他是被其他生物殺傷的,或是自然老死的,還是走路跌倒的,反正那時沒有科學辦案,在你家門口,你就有殺鹿的嫌疑,真的是非常莫名奇妙,於是發現自家門前有死鹿後面有山坡的人,就會偷偷將死鹿移到旁邊的家門前,實在是有夠缺德,把鹿偷偷埋掉,大家都不要講不就好了,就要去害鄰居,奈良的村里感情到底是有多差,反正鄰居起床後看到門前有死鹿,也學上一家再偷偷把死鹿移到還在睡覺的鄰居家門前,最後死鹿移到了一個有名的喜歡睡懶覺的人家門口。這個睡懶覺的人就被判了死罪,據說因此奈良人民一直保留著早起的傳統。

  不過我覺得早起這件事,是工業化社會逼的啦,早上總是要起床上班上課的啊。

  總之,在傳統上,奈良鹿就有特殊的地位而被保護,不過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曾一度為了確保糧食而被狩獵過,數量有所減少,後來在昭和30年(西元1955年)左右,被指定為「天然紀念物」而禁止獵捕,直到今日。

  奈良鹿其實不是稀有動物,在 IUCN 紅色名錄中,梅花鹿也是屬於「無危」,即不需特別保護注意其生存情況的物種,所以奈良鹿受到保護顯然不是因為稀有的原故,不過由於受到保護,環境食物又充足,數量不斷增加反而造成了一些問題,因而有人對於把鹿定為天然紀念物這件事提出質疑,官方的說法大致上來說就是:從歷史的脈絡看來,鹿是和平的象徵。

鹿注意警告
(公路旁的鹿注意警告。)

  鹿的數量過多造成的問題,有像是由於鹿突然跑到公路上造成交通事故等等,有人謠傳說,如果不小心撞死鹿,就會受到罰金,因為這是傷害了天然紀念物,但其實如果不是蓄意殺害,並不會受到處罰。

鹿跳出警告牌
(鹿跳出警告牌。)

  除了交通事故,像是附近的農作物被吃掉的問題也相當嚴峻,尤其就算你發現牠在偷吃,你趕不走牠,或趕走一下又跑回來,又不能傷害牠殺死牠時,可以想見農民的無力,所以也有人主張,一千兩百頭太多了,應該把數量控制在七、八百頭就好,這算是比較中性的主張,畢竟這些鹿還是帶來了大量的觀光財。

奈良公園之後

  嚴格來說,我們是順著春日大社表參道走,經過了奈良公園的局部區域,所以下一站,當然就是春日大社啦。

  最後這趟日本之行特別要再次感謝強者我朋友的各種規劃,讓食衣住行都能暢行無阻。


2018年12月22日 補充

在這篇文章發佈之後的一年多,影片的收視率依然低下,只有一千出頭的觀看數,但有一天卻來了一位應該是日本人的網友在影片下留了言。

鹿餅
(日本網友的留言。Ⓧ非著作)

因為有些罵人的話實在頗難聽,這裡就不全部翻譯了,大意就是說,影片3分32秒處,鹿把紙也吃進去了的畫面,他認為餵食鹿吃紙是會傷害鹿的,認為這是很不良的行為。

不過就我所知,鹿餅的包裝紙是特製的,不小心被鹿吃掉也不會有問題,畫面中友人當時被鹿進逼,才來不及抽紙,不過我知道包裝紙是特製的這件事是取自第二手資料,也就是說,我也有可能獲得的是「謠言」,所以被這位應該是日本人的網友這麼一「指教」,我也不禁心虛了起來,於是我決定去信負責保育奈良鹿,同時也是鹿餅的供應者的「鹿愛護會」,問問看這個包裝紙被鹿吃掉會不會有問題。

鹿餅
(去信「鹿愛護會」後得到的回信。Ⓧ非著作)

我發問的內容,後來發現文法有點問題,不過還好他們看得懂我想問什麼XD
信件翻譯過來大概的意思就是:鹿仙貝的紙是100%的紙漿,而印刷油墨是用大豆製成的,所以對鹿的身體沒有害處,不用擔心。

看到這信我也算鬆了一口氣,不然我等於散佈了一年的不良示範影片吶!

回 日本旅行 分類

標籤: 愉快的她們 生物學
同分類下一篇: [ 影音 ] 日本旅行(2)-奈良-春日大社與萬燈籠
延伸閱讀:
2017-10-05  [ 影音 ] 日本旅行(2)-奈良-春日大社與萬燈籠
2018-01-25  [ 影音 ] 日本旅行(3)-奈良-東大寺與眾神佛
2018-03-29  [ 影音 ] 日本旅行(4)-京都-伏見稻荷大社與千本鳥居
2017-11-16  關於作品-奈良鹿
2018-02-08  奈良斑鳩



日本旅行 / 人氣(1102) / 回應(0)


2017年08月10日 (四) 00:00 日本旅行(1)-奈良-奈良公园与鹿

语言: 繁體中文   简体中文  
日本旅行(1) 奈良 奈良公园与鹿


  做为日本行游记的第一回,前面还是交代了一下到达奈良公园前的一些事情,就......很多不算情报的废话,关注奈良公园有些什么东西的话,请直接跳到奈良公园这段,或者就把影片看一看就好(喂

  我与强者我朋友于台湾时间凌晨四点半,从台湾桃园国际机场起飞,于日本时间早上八点半到达日本关西机场,一下飞机,便即刻前往奈良公园......

  虽然是这么想啦,但其实从离开关西机场前要办的手续暴多暴久的,然后要到奈良公园,暴远的...

离开机场

关西周游券利用区域图局部
(关西周游券利用区域图局部,红线标示为从关西机场站到近铁奈良站的路线。点图可以别窗放大。 © スルッとKANSAI

  为了节约旅费,强者我朋友老早就算到这种长到喷的路途会贵到暴炸,所以早就规划好强力的无限乘车卡,只要有这张卡,在指定期间和指定路线范围内,就可以无限坐车,只要你愿意,坐一整天一直坐一直坐偶尔站然后换车再坐又站这样子在车箱中渡过幸福的一天,都完全不用钱啦!我们从关西机场站上车,首先要用的就是这张神奇的卡片!

关西周游卡
(关西周游卡三日券。 © スルッとKANSAI

  我们选择了只需在大阪难波站转一次车的路线,延途也很幸运的有座位可以坐,坐我身旁的日本大叔也让我第一次见识到赌马报纸长什么样子,几十分钟的车程,他延路就是非常专注的用铅笔在报纸上画来画去,我偷看了一下,原来是把觉得没胜算的马划掉,然后马还真的是有够多...

  大叔显然是要去赛马不是要去赛鹿,目的地不是奈良公园所以比我们早了几站下车,然后换成一个戴耳机听音乐的可爱美少女坐我旁边,说是旁边,其实她特别空了一个位置以上的距离啦,然后下一站又被一个西装先生补上,好在之后过没几站我们就下车了,我真的没有在期待什么异国恋啦、进异国痴汉监狱之类的事。

  虽然内心是想省时间立刻直奔奈良公园,但其实在近铁奈良站下车时,已经快要十一点了,或许你会觉得奇怪,我们怎么不先去饭店,难道要带着行礼逛公园,还是竟然没有行礼要放,这是因为神机妙算我朋友,考虑到若是先回饭店又要坐车花时间,加上先回饭店的话,就代表要提早入住,那又是一笔钱,所以规划直接在近铁奈良站的寄物柜中放行礼,依照柜子大小不同费用从日币五百到千余元的都有,都是投币式的,不过附近有换零钱机,但好象只能用日圆千钞,所以最好先准备好,不过就算手上只有万圆钞,地下街也有很多店家可以买东西找开就是了。

离开车站往奈良公园途中

  行礼放完,在出站时还遇到了疑似毕业旅行的高中生大军,虽然我很想拍照,但又怕太像痴汉,只好作罢,我们离开车站时,已经十一点多了,一离开车站地下道,眼前马上就看到了奈良鹿的召唤。

近铁奈良站
(近铁奈良站其中一处出口外。)

  出口处的这位和尚雕像好象是个伟大的人物,但是因为念兹再兹都是可爱的小鹿与伟大的神社们,所以就没有追究这位和尚时谁了,往奈良公园的路上,还有不少街头艺人,当然还是因为念兹再兹都是可爱的小鹿与伟大的神社们,所以我们连正眼也没有看他们一眼...其实有看啦,但是时间有限欲望无穷,实在没办法停下来看,就只能走过去匆匆一瞥。

  虽然我一直强调我们念兹再兹都是可爱的小鹿与伟大的神社们,但其实自我们上飞机前吃了点东西之后,已经快八小时没吃东西了,考虑到稍后地狱行军的可能性,我们还是决定先吃饭了。

  我随便选了一间店就进去了,结果强者我朋友说这间是名店,但我还是没能记住店名,因为我念兹再兹都是可爱的小鹿与伟大的神社们,所以只有学写食记的人,先把食物拍下来,但其实我不记得我们吃的这个是什么,所以也没办法推荐,我念兹再兹都是可爱的小鹿与伟大的神社们,根本就只是吃饱就好,唯一的印象只有,份量有够多,怎么挖都挖不完的吃饭鬼打墙体验,总之关于吃的,还是请看专业的食记吧。

炸虾咖哩
(强者我朋友点的炸虾咖哩(应该)。)

猪排丼饭
(我点的猪排丼饭(应该),遭遇了怎么挖都挖不完的吃饭鬼打墙。)

  附带一提,这餐我们各自的费用都在1300日圆以下。

  这里有点对不起强者我朋友,由于吃饭的地点我挑的过于随便,使得我们偏离了原本预定的路线。

google规划
(透过google地图原本的路线规划。点图可以别窗放大。 Ⓧ非著作)

  原本是打算以东大寺为优先,经春日大社到奈良公园,然后回到近铁奈良站坐车回饭店(姑且称这个路线为「顺行」)。但因为吃饭的位置偏移,考虑到距离,最后决定先走奈良公园(严格来说是春日大社的表参道,但其实区域重叠性很高,好象很难说出一个明确分界)然后经春日大社最后再到东大寺(姑且称为逆行),但事后证明,官方对这一带观光路线的路标等等,似乎是采用顺行设计,所以走逆行的话,除了较容易迷失方向,也很容易走重复折返的路,所以建议来此旅行的人,为了节省时间,最好还是采用顺行的方式逛。

路过兴福寺

  兴福寺是从近铁奈良站出来前往春日大社、东大寺或奈良公园区域都一定会路过的景点,由于强者我朋友没有特别提到,而我其实对旅行也实在是很不擅长,所以我刚开始还想说,东大寺怎么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兴福寺是南都七大寺之一,以「古都奈良的文化财」的一部份登入世界遗产名录之列。这座寺前身其实是公元669年(天智八年),藤原鎌足的妻子镜大王(名字真霸气),为了祈求丈夫病愈,在私宅院内建造的寺庙,经历了一些事情后,随着公元710年迁都奈良,它才移到现在这个地方,并且改名为兴福寺。

  虽说就台湾的方面的知名度来说,春日大社远高于兴福寺,但在平安时代,执政实权虽然在春日大社之手,但却由兴福寺掌控春日大社。经过时代的演变,受各种政治宗教因素影响,时而兴盛时而没落,最终亦与春日大社分离,至今成为法相宗的大本山之一。

兴福寺东金堂
(兴福寺东金堂。)

  东金堂为日本国宝,最初建于公元726年,不过现在看到的东金堂是公元1915年重建的,建筑风格上,仍保有奈良时代的味道。

兴福寺五重塔
(兴福寺的五重塔。)

  如果在之后预计介绍的「东寺五重塔」是日本境内最高的塔的话,那么这座兴福寺的五重塔就是日本最早的五重塔了,理论上是这样啦......这座塔虽然最初由光明皇后建于公元730年,不过后来经历了五次战火,现在看到的塔,其实是重建于公元1426年(応永33年),为日本第二高的五重塔,内部供奉了诸多佛像,与此塔均为日本国宝。

兴福寺南圆堂
(兴福寺的南圆堂。)

  这座南圆堂每年仅在10月17日对外开放,建筑本身为重要文化财,不过堂内供奉的诸多佛像则为国宝,南圆堂最初由藤原冬嗣建于公元813年,不过现在看到的则是重建于公元1789年。

灯笼
(兴福寺附近名物店家门口的灯笼。)

  由于时间有限,兴福寺并不在我们行程规划之中,而且2017年有些馆为了做抗震加强工程,变成不对外开放,所以其实就只是「路过」而已,但若时间充足,这里似乎也有不少值得一看的地方。

兴福寺官方网站(http://www.kohfukuji.com/)

奈良公园
  
  在经历了一堆废话之后,终于来到了本文的主题啦!

春日大社表参道
(一之鸟居。春日大社表参道起点。)

  由于我们是「逆行」的关系,所以是从表参道的起点进去的。

  在奈良公园及周遭区域通称的「奈良鹿」是偶蹄目鹿科鹿属日本鹿亚种,学名是Cervus nippon(按学名来看,似乎就是中文的「梅花鹿」,所以可能称为梅花鹿日本亚种比较准确。),是日本指定的国家天然纪念物,影片中有一些关于鹿的来历生态的介绍,这边就不再赘述。至于像是牠们有四个胃、只有雄鹿会长角这些,应该大家都知道才对。

奈良鹿的夏毛与冬毛
(奈良鹿的夏毛与冬毛 © 一般财団法人奈良の鹿爱护会

  奈良鹿冬天的毛色与夏天的毛色不同,鹿角则是在每年四月左右开始快速生长,直至九月,然后在次年的三月左右脱落,由于我们是六月份到这边,所以后面照片拍到的都是夏天的毛色,基本上如果希望能拍到好看的鹿毛与鹿角,挑选夏季是比较好的。

小心鹿攻击的警告牌
(小心鹿攻击的警告牌,最后一行其它语言没翻译的日文红字意思是:「尤其需要注意带着幼鹿的高龄成鹿。」。)

  在奈良公园及附近观光区域里,都能看到这种警告牌,网络上也能够查到一些鹿的凶狠事迹,不过也许因为夏季是鹿角快速生长的期间,鹿睪丸所生成的激素大部份都提供给鹿茸生长,因此未发情的雄鹿会比较温驯的原故,我们实际在现场的感觉来说,这些鹿基本上都相当友善自在。直到九月以后,鹿茸才开始钙化成角,此时激素才不再用于长鹿茸,或许这时候的鹿才会比较凶吧...。

奈良鹿
(树荫下休息的鹿群。)

  我们到达时是下午一点多,正值观光客的高峰,虽然说区域内的鹿多达一千二百余头,但比起观光客的人数,还是小巫见大巫啊!

奈良鹿
(优闲的小鹿。)

  一般来说,野生鹿的警戒心都很强,不过由于奈良鹿传统上被神格化,现实上又受到政府法规禁止猎捕,受到人类的各方面保护,在我的观察里,与人类的关系差不多就像水牛与白鹭丝的关系那样,别说不怕人了,一堆人类在附近走来走去,不时摸一把的这些事,似乎也不对他们造成压力,大致上来说,休息中的鹿你怎么摸牠们拍照什么,牠们似乎也不怎么在意,把你当空气,不过年纪比较小的鹿就比较怕人,如果你的动作太大或往他们冲过去,牠们还是会吓到,请不要干这种事,在被成鹿围殴之前,你可能会先被其它的观光客围殴。

奈良鹿
(奈良鹿。)

  鹿虽然会对手上有鹿饼的人积极讨食,用头顶或鼻子顶你,不过有时你手上就算没有鹿饼而且背对着鹿,牠们也会顶你,这时你要把手摊开表示你没有饼,牠们就会不再理你,真的是非常现实。

奈良鹿
(鹿群。)

  整体来说只要你是定点喂食,不要让鹿觉得你会带着鹿饼走掉,大部份的鹿都很有耐心,你可以一片一片慢慢拿,牠会等你拿好,甚至有人把饼放在嘴上咬着喂鹿,鹿还会很配合的等人咬好低下身才凑上来吃,不过基本上还是不要要给不给的逗弄牠们,这样子基本上还是相当危险。

鹿饼(鹿せんぺい)

鹿饼
(鹿饼。)

  鹿饼的主要成分是米糠和面粉,考虑到鹿的健康,没有任何特殊的添加物,据说鹿饼吃起来就一点香味,没什么味道,并不好吃,由于没有特别指定保存期限,人还是不要吃比较好,我自己也不想在旅行中提高拉肚子的风险,所以也没有尝试。

鹿饼摊贩
(鹿饼摊贩。)

  在这个充满鹿的区域里,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这种鹿饼摊贩,似乎是奈良鹿爱护会的保育经费筹措手段之一,基本上就是公订价日币一百五十元,每个摊位都一样。

鹿饼摊贩
(鹿饼摊贩与女学生。)

鹿饼
(直接放在外面的成堆鹿饼。)

  我并不是特别要拍女学生,单纯是我也没办法叫他们滚开,绝对不是觉得女学生可爱,才让他们入镜,咳,总之呢,鹿饼摊贩并没有特别把鹿饼收起来,而是大喇喇的堆在桌上,但神奇的是,鹿完全不会去抢或偷这些摊贩的鹿饼。

鹿饼摊贩与鹿群
(鹿饼摊贩与鹿群。)

  由于鹿群数量众多看起来训练过的可能性不高,推测应该是太过激进的鹿还是会被「处理」掉,于是就剩下守规则的鹿,传承之后此处的鹿群们已经自然的建立了文化规则,至于拿在手上的饼,如果你没有把包装纸拆掉,或是把鹿饼放在塑料带里包起来,一般也不太会被鹿讨食,虽然可能也和季节不同有关,但基本上我们或附近的人都没有遭遇到传闻中的鹿的凶狠讨食。

  有部份的鹿对鹿饼没有兴趣,似乎也不是已经吃饱,不过看起来就是比较喜欢吃草,这些鹿就比较瘦一点。

奈良鹿
(奈良鹿与献灯,照片左侧为子鹿公开活动说明牌。)

  基本上一头鹿一天平均要吃上五公斤的草,相较之下几公克的鹿饼吃再多要达到这个量也是满有困难的,所以说,鹿的主食还是草,并不依赖观光客的鹿饼喂食,区域内草的生产量似乎还足以支撑鹿群生存,鹿也为政府省下了大笔的除草费(据说是一年一百亿日元)。

幼鹿公开传单
(幼鹿公开传单正面与反面 © 一般财団法人奈良の鹿爱护会

  在「鹿苑」似乎偶尔都会有这种和鹿有关的活动。

奈良公园
(奈良公园。)

  据说由于鹿会偷跑进厕所吃卫生纸,所以奈良公园的厕所都没有卫生纸,不过实际走访的厕所里还是有卫生纸,但既然有这种「传说」,走访奈良公园时,身上还是带一些卫生纸比较好。

  另外鹿多,鹿大便就多,不过不知道是气候环境还是食物的原故,基本上就算不小心踩到鹿大便,也不太会黏在鞋子上,就它扁掉而已,不过重点就是不要想在草地上滚来滚去就是了,不然白衣服滚完变褐衣服。

奈良鹿的传说与保护政策

  据说古代奈良有个与奈良鹿有关的「奈良の寝倒れ」(奈良的爆睡?)的故事广为流传,主旨大概是告诉大家不要偷懒,睡懒觉会付出代价,我个人是觉得这故事挺莫名奇妙的,事情怎么会这样处理咧?

建御雷
(安政2年(公元1855年)10月的印刷品,「多亏了地震,建设费用增加,工匠们为大赚钱而感到开心」的讽刺画,鹿岛神建御雷(日语:タケミカヅチ、日文汉字:武瓮槌命)抑制造成地震的鲶鱼 ⓪公众领域)
  
  传说千年以前,在春日大社创建之际,茨城县的鹿岛神宫的祭神建御雷神来到奈良,虽然他平常好象会用各种交通工具,但这时候他刚好就是骑鹿过来奈良,结果鹿就变春日大社的神使,受到敬爱与保护,杀死一头鹿就会受到很严重的刑罚。

  假如家门前有鹿死掉的话,管他是被其它生物杀伤的,或是自然老死的,还是走路跌倒的,反正那时没有科学办案,在你家门口,你就有杀鹿的嫌疑,真的是非常莫名奇妙,于是发现自家门前有死鹿后面有山坡的人,就会偷偷将死鹿移到旁边的家门前,实在是有够缺德,把鹿偷偷埋掉,大家都不要讲不就好了,就要去害邻居,奈良的村里感情到底是有多差,反正邻居起床后看到门前有死鹿,也学上一家再偷偷把死鹿移到还在睡觉的邻居家门前,最后死鹿移到了一个有名的喜欢睡懒觉的人家门口。这个睡懒觉的人就被判了死罪,据说因此奈良人民一直保留着早起的传统。


  不过我觉得早起这件事,是工业化社会逼的啦,早上总是要起床上班上课的啊。

  总之,在传统上,奈良鹿就有特殊的地位而被保护,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曾一度为了确保粮食而被狩猎过,数量有所减少,后来在昭和30年(公元1955年)左右,被指定为「天然纪念物」而禁止猎捕,直到今日。

  奈良鹿其实不是稀有动物,在 IUCN 红色名录中,梅花鹿也是属于「无危」,即不需特别保护注意其生存情况的物种,所以奈良鹿受到保护显然不是因为稀有的原故,不过由于受到保护,环境食物又充足,数量不断增加反而造成了一些问题,因而有人对于把鹿定为天然纪念物这件事提出质疑,官方的说法大致上来说就是:从历史的脉络看来,鹿是和平的象征。

鹿注意警告
(公路旁的鹿注意警告。)

  鹿的数量过多造成的问题,有像是由于鹿突然跑到公路上造成交通事故等等,有人谣传说,如果不小心撞死鹿,就会受到罚金,因为这是伤害了天然纪念物,但其实如果不是蓄意杀害,并不会受到处罚。

鹿跳出警告牌
(鹿跳出警告牌。)

  除了交通事故,像是附近的农作物被吃掉的问题也相当严峻,尤其就算你发现牠在偷吃,你赶不走牠,或赶走一下又跑回来,又不能伤害牠杀死牠时,可以想见农民的无力,所以也有人主张,一千两百头太多了,应该把数量控制在七、八百头就好,这算是比较中性的主张,毕竟这些鹿还是带来了大量的观光财。

奈良公园之后

  严格来说,我们是顺着春日大社表参道走,经过了奈良公园的局部区域,所以下一站,当然就是春日大社啦。

  最后这趟日本之行特别要再次感谢强者我朋友的各种规划,让食衣住行都能畅行无阻。

2018年12月22日 补充

在这篇文章发布之后的一年多,影片的收视率依然低下,只有一千出头的观看数,但有一天却来了一位应该是日本人的网友在影片下留了言。

鹿饼
(日本网友的留言。Ⓧ非著作)

因为有些骂人的话实在颇难听,这里就不全部翻译了,大意就是说,影片3分32秒处,鹿把纸也吃进去了的画面,他认为喂食鹿吃纸是会伤害鹿的,认为这是很不良的行为。

不过就我所知,鹿饼的包装纸是特制的,不小心被鹿吃掉也不会有问题,画面中友人当时被鹿进逼,才来不及抽纸,不过我知道包装纸是特制的这件事是取自第二手资料,也就是说,我也有可能获得的是「谣言」,所以被这位应该是日本人的网友这么一「指教」,我也不禁心虚了起来,于是我决定去信负责保育奈良鹿,同时也是鹿饼的供应者的「鹿爱护会」,问问看这个包装纸被鹿吃掉会不会有问题。

鹿饼
(去信「鹿爱护会」后得到的回信。Ⓧ非著作)

我发问的内容,后来发现文法有点问题,不过还好他们看得懂我想问什么XD
信件翻译过来大概的意思就是:鹿仙贝的纸是100%的纸浆,而印刷油墨是用大豆制成的,所以对鹿的身体没有害处,不用担心。

看到这信我也算松了一口气,不然我等于散布了一年的不良示范影片吶!

回 日本旅行 分类

标签: 愉快的她们 生物学
同分类下一篇: [ 影音 ] 日本旅行(2)-奈良-春日大社与万灯笼
延伸阅读:
2017-10-05  [ 影音 ] 日本旅行(2)-奈良-春日大社与万灯笼
2018-01-25  [ 影音 ] 日本旅行(3)-奈良-东大寺与众神佛
2018-03-29  [ 影音 ] 日本旅行(4)-京都-伏见稻荷大社与千本鸟居
2017-11-16  关于作品-奈良鹿
2018-02-08  奈良斑鸠



日本旅行 / 人气(1102) / 响应(0)


Copyright ©  Enabling Clause 2014~2021 奮鬥的繪畫之路 Struggling for the Road of Painting     管理者登入